当前位置:主页 > 616969.com >

特斯拉(TSLAUS)车险掘墓人?

发布日期:2019-09-25 10:52   来源:未知   阅读:

  特斯拉(TSLA.US)CEO、人称“钢铁侠”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其超乎寻常的脑洞以及行动力,总是在一次次的挑战着人们的想象力,可回收式火箭、火星飞船、改造人类大脑等,无一不是如此。也正因为如此,几乎他的每一个计划都会吸引全世界科技界人士的目光。

  近一段时间,他又成功引起了保险业界人士的兴趣,因为他宣称将开售车险“Tesla Insure”,并称特斯拉车险可比普通车险便宜20%。

  “钢铁侠”做车险,他会成为车险的掘墓人吗?从目前来看,销售特斯拉车险的页面上线仅数小时便匆匆下线,虽然维护数小时之后又重新上线,但一些车主反映,根据其计算出的保费甚至高于其他公司。

  尽管如此,特斯拉开始销售车险却不得不引发业界人士的高度关注,特斯拉所代表的汽车制造商位于汽车产业链的内核,起着主导的作用,对于汽车的硬件更是掌握有绝对的话语权,而车险不过是该庞大产业链当中的一个环节而已。

  北京时间8月29日,特斯拉宣布在加州率先推出自己的保险项目“特斯拉保险(Tesla Insure)”,并表示保险费用会比业内同行低20%。

  特斯拉官网的产品介绍显示,特斯拉保险旨在为特斯拉车主提供折扣高达20%-30%的全面保险和理赔管理。车主可按月支付保费,无需其他费用。若车主不满意,可以随时取消或更改特斯拉保险。

  “基于公司对特斯拉车辆的技术安全性和维修成本的足够了解,特斯拉保险能够为许多符合条件的车主提供更低成本的保险”,针对相较于传统保险产品高达20%的折扣,特斯拉如此解释。特斯拉一名高管还表示,公司将参考车主的个人数据,作为公司车险产品的定价依据。

  “特斯拉卖车险”的消息一经发布即引发市场关注,只是遗憾的是,在其正式在官网推出保险服务后,不到4个小时即下线,官网显示“算法正在升级中”。

  据报道,这主要是因为一些车主发现经过特斯拉网站计算费率后,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保费甚至高于其他公司。经过数小时的维护,特斯拉重新上线保险服务页面,但仍有车主反映存在费用过高的问题,似乎并未达到特斯拉所宣称的“降费20%-30%的效果”。

  早在2019年4月,在特斯拉第一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上,CEO埃隆马斯克就曾首次透露特斯拉正在考虑推出一项保险产品,最早于5月面世。而在6月份的年度股东大会上,马斯克又称计划于5月推出的保险服务实际上仍在进行中,“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能够推行这项业务,但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完成一笔小小的收购,还需要编写一些软件。”

  言外之意,似乎是特斯拉要谋求收购保险牌照,以便推出自己的保险产品,不过,其收购的不是保险公司牌照,而是像很多国内的科技公司一样,首先收购了一家保险经纪公司牌照,获得了经营保险经纪业务的资质。

  虽然特斯拉没有透露其合作伙伴,2016媒体关注度榜发布 女排夺冠老虎伤人等入榜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保险局网站显示,特斯拉已经取得保险经纪执照,可以销售马克尔公司(Markel Corp)旗下美国国家保险公司的保险产品。

  慧保天下查询了特斯拉官网保险板块的服务协议,显示落款正是“特斯拉保险服务公司(Tesla insurance Service Inc.)”,说明特斯拉确实已经拥有保险经纪牌照。

  另据马克尔公司官网介绍,马克尔公司成立于1930年,总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一家金融控股公司,主要在美国和国际上承销和销售专业保险产品。

  其实,此次销售车险,并非特斯拉首次涉足车险领域,自2016年以来,特斯拉一直不断参与其车辆的保险产品设计。

  2016年,特斯拉推出定制保险计划Insure My Tesla,由其在各地指定的大型保险公司进行承保,其中,在中国香港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商分别是安盛保险和澳洲昆士兰保险集团。这是特斯拉真正试水保险业务的第一步。

  从单纯与保险公司合作保险业务,到直接获取保险经纪牌照,特斯拉经营保险业务的理念是如何发生转变的?

  2017年6月,特斯拉与汽车保险提供商AAA发生了争执。AAA称,基于美国公路损失数据研究所和其他数据源的分析结果,相较于同级别车辆,Model S和Model X车型索赔频率以及成本都异常高,决定把特斯拉汽车保费提高30%。

  对此,马斯克回应称,两款车型的投保成本比其他豪华车型低了5%,“如果特斯拉车主的保险费提高了,很好解决,换一家保险公司”。因此,2017年,特斯拉就对合作的保险供应商进行了优化调整。

  到2018年,特斯拉更聘请美国保险公司Liberty Mutual前任执行官Alex Tsetsenekos,来负责Insure My Tesla的保险业务开发工作,美国保险公司还因此向相关部门提交了特斯拉保险计划的申请。

  2019年4月,加州保险监管机构批准了美国国家保险公司申请的特斯拉保险业务。

  有消息猜测,特斯拉积极推进保险服务或是为了缓解财务压力。数据显示,特斯拉在2019年上半年营收约108亿美元,但净亏损已超过10亿美元。其中,2019年一季度营收45亿美元,净亏损7亿美元,第二季度则营收63亿美元,亏损超4亿美元。

  特斯拉开卖车险的消息一出,即引发了保险业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一方面聚焦于新能源车险的开发,另一方面则聚焦于汽车制造商直接卖车险。

  汽车制造商涉足保险业务,对于国内保险业并不陌生。2011年6月,广汽集团牵头成立的众诚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就已经成立,成为国内首家由汽车制造商牵头的专业汽车保险公司。

  一年之后的2012年6月,中国一汽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发起设立的鑫安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正式宣告成立。

  从众诚车险以及鑫安车险成立以来,有关汽车制造商直接经营保险业务会给保险行业带来哪些影响的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在一些人士看来,这些汽车制造商及其旗下的保险公司、保险中介公司将真正成为车险的掘墓人。

  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汽车制造商在汽车产业链当中占据核心位置,而供应、销售、服务等均是为内核提供服务,而保险只是围绕汽车产生的诸多服务中的一项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汽车制造商做保险,一向被视为车险业的一大“威胁”,尤其是在车联网技术逐渐普及的当下,汽车制造商由于掌握着硬件的话语权,相对于保险公司显然有着更强的组建车联网运营平台的优势,更有可能起到主导作用。

  一个例证是,汽车经销商由于掌握着大量客户以及绝佳的车险销售场景,在车险业务中实际已经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更何况处于产业链更上游的汽车制造商。

  不过,从目前来看,至少国内的两家专业汽车保险公司尚未显示出足够的“威胁”。

  截至2018年末,众诚车险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2.99亿元,同比增长2.35%,低于行业整体11.52%的同比增速。鑫安车险虽然增速高,达到24.42%,但成立6年半,其2018年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也只有6.28亿元,仍只是一家小规模险企。

  国外的一些专业人士对于特斯拉试图借助保险脱困的做法也并不看好,“股神”巴菲特就曾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表示,汽车企业冒险进入保险行业的成功概率大概和保险公司挺进汽车行业差不多,特斯拉可能会因冒险进入保险业务而陷入困境。